Qiuuu

晴空万里

【怪师男你】《你男神的周边成精了!!意不意外!!》

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想写个怪师乙女向》

内含黑/白/饺

是一时间的意识流无脑产物,就图个爽

嗯本人过激双导推..虽然是乙女向但还是不要在评论说“xx我老公”叭💦

请大家友好相处,不要打架(?

还挺难为情的,大概挂几个小时就删了(...

就,就这样,我废话真多

——————爱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||  黑鹭/等身抱枕

你今晚也是一如既往地抱着黑鹭导师的等身抱枕入了睡。
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醒来,看见躺在眼前熟睡着的人,还有感受到的对方明显的环抱动作,稍有些起床气的你霎那间就清醒了。
你定了定神,又重新闭上眼,猛地睁开。
那人俊朗的面容仍在你的视线中占了好大部分。
你有些惊诧地往后挪了挪,虽然一直以来和男神相拥入睡的梦终于实现了,但你下意识地还是紧张兮兮地想推开黑鹭搭在你腰上的胳膊。你却看见他睫毛颤了颤,稍稍睁开的赤色眼眸还带着些睡意,可手上又毫不迟疑地将你搂回怀中,有些敷衍但又像是安抚似的轻拍了几下你的后背。
他又阖上了双眸,声音中充斥着不愿起床的慵懒。
“别闹...再睡会儿。”

|| 白鹭/周边笔记本

数学课实在是乏味至极,你没认真多久就开始打起了哈欠,笔记本上原本工工整整的笔记也变成了乱七八糟的涂鸦。
总算是熬到了放学,你原本困乏的状态一下子被精神抖擞取代,老师说出放学后的下一秒,你就已经冲出了教室。
但晚上的作业却没那么好应付了,你看着作业本上最后那么几道题犯着愁。原本想翻翻笔记,却发现这些正好都是你今天没听的那些知识点。
你还在纠结要不要打给电话问问同学,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低沉而好听的男声,语气带着些责备:“连接BD,找基本模型。”
你吓了一跳转过头去,却发现白鹭站在身后,一手撑在书桌上,你整个人被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。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稍稍往旁挪了一下位置,让台灯的光正好打在你作业本上,方便你完成作业。
见你有些不可思议地这般看着他,他微微蹙眉回看着你。
“别看我,做题。以后好好听课,下不为例。”

|| 饺子/面具

你入了饺子的周边面具,自己倒也不常戴,挂在墙上每天一抬头看到都会乐呵几下。闺蜜笑着说你怎么把周边当菩萨一样供着,不是饺子本人也不是手办,面具而已。你很不屑地一仰头鄙视她:你懂什么,饺子的面具那可是本体。
然后你今天放学回家就看见你的面具不见了。
你懵了半天,开始四处翻找,但那面具居然忽的从旁出现,在你的视野中放大,你吓了一跳,惊叫一声向后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。
“嗨?”
少年清亮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笑吟吟的,你这才镇定下来,看着面前微微弯腰注视着你的人。
“嗯...”那少年似乎是在思索该怎么开口。你看不见他面具下的表情,本命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一时间你也不知是该狂喜还是该昏厥。
“嘛,你也知道,”他好像终于下了决定,搓了搓手,轻快的语调带着些许认真,“面具是本体,所以不能还你了。”
“收下我怎么样?”

是我的使用说明

—头像form @DQ不是冰淇淋呢 !(小声吹波—

你好呀!我是秋漠!是个破画画儿的——当然有时候也会写点小破文啥的
关键词:怪师/绝世唐门/阿松/藏密/兽王/全职
是个冷坑体质 愁
本命是双子导师和莫凡!!过激女友吹!!莫凡相关cp都——不吃,方莫勉强ok,双导除了白黑以外的双子相关cp不接受抱歉哦
接受能和我一起吹他们的同好  不接受“情敌拔刀”的同好

除上述之外的雷点:
怪师(除狮布外的布布路相关cp
绝唐(帝浩帝,贝石
藏密(莫索莫←接受并强烈喜欢cb向
兽王(奇藤兰3p修罗场,藤左的bl向cp
全职(右叶,右韩,叶韩叶(全职其实大多都更喜cb

其他基本都杂食了!偏爱:all赛琳娜all,饺帝,岳张,奇藤,奇兰,韩张,叶蓝
然后也是个孩厨,小号 @是个假的崽吹呀 专门堆堆崽崽们   目前设定没写反倒倒腾了一些粮出来,好害羞(闭嘴
就这些!我破事比较多 感谢你看到这里——♡

就是,那什么,我想问问(苍蝇搓手)
有没有那种,日常气氛活跃一点的,白黑同好比较多的双导厨组织呀...或者主要聊cb向那种也odk..(
超孤单寂寞冷,渴望聚众吸鹭
双子导师多好,对吧
泼泼自己的fa渴望得到注意(其实都是旧图和摸鱼有点不好意思x

我就除个草 感觉自己账号都快荒了
是没啥质量的鱼..x

本来打算随便涂涂
结果上色突然正经(什么
相比之下线稿就?????(你
我想起来我当年,爱他到痴狂
现在就算移情别恋了(?)也很爱他!!
我从来没觉得金色是这般好看

【白黑】吸血鬼x人类30题(1-4)

*cp向为白黑,即白鹭x黑鹭,原作《怪物大师》
*梗不是原创!是 @丢年—琼总的胖次 太太的吸血鬼x人类30题
*ooc有,年操有,注意避雷!
*这人完全是个破画画的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想写文(不是)xx所以文笔宇!宙!级!烂!而且极其短小x(你
*如果可以我想要改进意见!!爱你们w
*那就这样啦xx唉我废话真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)
男孩看着面前这人黑色的翅膀,眨了眨红色的眼眸,忍不住伸手想去摸上一把。看上去滑滑的,他想。但那点小心思马上被识破,引起了主人的不悦。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骤地一缩,躲开了小家伙不安分的手。
“哇,你是吸血鬼吗?首相大叔说只有吸血鬼才有这样的翅膀。”黑鹭嚷嚷着,有些兴奋地围着这个非人类的家伙四处看,毕竟这是只有在书里才会出现的角色,对于一直在皇宫里长大的他来说,确实是稀罕。
眼前的人——姑且称为人吧——一头白发,在月光的照耀下意外地透露出丝许柔和。棱角分明的脸上,五官很是清秀好看,眉宇间的冷淡疏远倒是很容易被看出来,只是这男孩似乎没有发现,不知是故意忽略掉还是怎的。他最喜欢他祖母绿的眸子。黑鹭没见过祖母绿,他的母亲从不把那些首饰拿给他观赏把玩。但他此刻觉得,真正的祖母绿,大概就是这么好看的。
“....嗯。”吸血鬼有些不耐烦,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,别过头去想摆脱这小家伙的纠缠。出去捕完猎,回来的路上碰到了这个人类男孩,他本以为这个小家伙会被他吓跑的,谁知道竟跟了上来。是在森林里迷路了吗...吸血鬼瞥了他一眼,还是不明白。现在大概是凌晨四点,他怎么会自己跑到森林里来。
吸血鬼懒得过问这些,他只希望这个小家伙赶紧离开。
“啊首相大叔没骗我啊,森林里真的有吸血鬼!”黑鹭往他身边挪了挪,双眸一直盯着他,笑嘻嘻的,“不枉我这么早起来——要是被发现了肯定又要挨骂了。”“吸血鬼,你住哪儿啊?山洞吗?”“吸血鬼吸血鬼,你的衣服从哪儿来的啊?“吸血鬼,你是不是吸人血的啊”“吸血鬼...”话音未落,眼前人的面庞突然在他眼前放大,等他反应过来,已被摁在了两人刚坐着的石头上,背上一片冰凉,有些吃痛。
“我刚吃饱,对你没兴趣。所以你最好安分一点。”吸血鬼凑近了压低声音道,祖母绿的眸中掠过几丝不耐烦。
他明明是吸血鬼。
这家伙看起来怎么一点也不害怕。

2)
吸血鬼最终还是带着他回到了住处。
硬要说的话,其实是小家伙自己死拽住他跟上来的。
天快要亮了,他没办法,必须尽快回去。
乌黑的翅膀收拢在身侧,吸血鬼降落在一座建筑前稳稳站住。建筑物似乎涂着深红的漆,或许是因为年代的久远,它的颜色显得黯淡无光,和周围较是阴沉的景色融为一体。建筑的样式是图册里的那种风格,像城堡一样。“比父皇的宫殿还要大。”黑鹭被人拽在手里,尽力仰起小脸看向古堡,这么想着。
“吸血鬼,这是你的家吗?”黑鹭就这么被人拎了进去。他嚷嚷着,扑腾四肢试图脱离这种束缚,悬空的滋味着实不太好受。
“......是古堡。”吸血鬼瞥了这人一眼,松手把他丢到了地上,迈步向里走去。麻烦的家伙,既然听过吸血鬼的故事,怎么会连这都不知道?
“好大啊——”黑鹭环顾四周,惊叹着小跑跟了上去,“唉你等等我啦!”
...啧。

3)
黑鹭紧跟着人的步伐往古堡深处走去,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,天生的乐观、大胆并没有让他对未知感到恐惧。沿途路过一个个房间,他每一个都想走进去看看,去玩玩,但身前领路的人并没有停下脚步,留出任他胡闹的时间,黑鹭只好撇撇嘴追了上去。
他们最后进去了的房间是卧室。床头柜上摆着一个高脚的玻璃杯,里面所盛液体呈现出来的,是鲜红色。
“哇啊这是什么啊?”黑鹭蹭到床头柜边蹲下来,仰头从下往上看着这杯东西,发出惊奇的叫声。他抬起手,伸出一根小手指往里探去,快触碰到杯壁的时候,眼前的东西却被人拿开去:“鲜血。”
那杯所谓的血,被眼前有这黑色翅膀的人一饮而尽。杯子被放回了原处,吸血鬼向下瞥了瞥,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小鬼,迟疑了一下补充道;“我的食物。”
“这样啊!”黑鹭看起来并没有多害怕,反而惊奇得很。真是烦人的家伙。吸血鬼这么想着,侧躺在了床上。

4)
黑鹭跟着爬上了大床,躺在了吸血鬼的左侧。眼前的人闭上了眼,睫毛时而会有些颤,脸上的神情还是像不久前那样冷淡,但却舒缓了几分,有了休息应有的神态。银发自然下垂,半遮着人的脸庞。
“吸血鬼,你长得真好看。”黑鹭小声地嘟囔了一句,往人的身边蹭了蹭。额,眉,眼睛,鼻梁,双唇。他的视线从上到下扫视过来,最终停留在人唇部的位置。
黑鹭想起这吸血鬼说话时,嘴里好看却尖于常人的牙。
他用小手轻轻推了推吸血鬼的肩膀:“吸血鬼,吸血鬼。”看人轻皱了皱眉,带些不耐烦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露出好看的祖母绿的眸子,才接着问道,“为什么你的牙那么尖呀?我的牙就不是那样的呢。”
吸血鬼啧一声,又重新闭上了眼睛。沉默许久,就在黑鹭快忍不住再问一遍的时候,开口道:“你那些所谓的故事里没讲吗?因为我是吸血鬼。”
吸血鬼第一次对他说了这么长的话。

我现在啥都不会画了,嗝

嘛,感觉鹭哥明显画的比鹭弟好???我是不是有点偏心xx